<bdo id="sb4kl"></bdo>

    1. <video id="sb4kl"></video>

      <small id="sb4kl"></small>

        【大家說】吳錫平:“知識自由”的境界

        2022年08月 26日 09:15 | 來源: 揚州晚報-揚州網 | 揚州網官方微博

        吳錫平

        不久前,一項“腦洞大開”的成果吸引了公眾的關注,中國科學院的研究團隊研究了歷史氣候變化對于古代先民日常生活的重要影響,以及古代先民對于歷史氣候變化的適應,發現由歷史氣候變化導致的降雪變化是造成唐代至清代中國古代建筑屋頂坡度變化的主要驅動因素。研究成果發表在世界著名學術雜志《科學》的網站首頁。

        將大氣科學與歷史學、考古學、建筑學、統計學等學科進行深度交叉融合,索隱探尋古代人居環境變化及先人的生活智慧,用科學照亮歷史,讓學術鮮活洞明,這樣的研究不由人不刮目相看、點贊轉發。細究起來,這背后是研究人員對寬博知識的廣泛涉獵和豐厚儲備,是很多人“羨慕嫉妒恨”的“知識自由”。

        知識的原野上,研究者的足跡遍布其間,在信息技術越來越發達,研究方法越來越先進的當下,囿于單一的學科領域內,要想做出超越性的成果,變得越來越難,在學科的邊緣地帶、學科之間的結合部開展深度交叉融合研究,是知識創新的重要生長點。這就需要研究人員具備寬口徑、復合型的知識結構,實現“知識自由”,能自如地在不同學科領域間進行知識穿梭,誘發化學反應,生成新思想、新成果。

        其實,不唯專門的科學研究,就社會大眾層面來說,在這個“知識爆炸”的時代,也需要建構更加寬廣的知識結構,努力追求“知識自由”,才能適應時代的要求。世界是普遍聯系的,單一的觀察視角,已經很難窺透世情世景的奧妙,要想了然洞然,唯有調用多種知識“合同作戰”,廣泛聯結各領域知識架構,深入現象內里進行探究,才能一探究竟。

        但值得警惕或者憂思的是,當下的學習很多流于功利,碎片閱讀、搜索閱讀、淺閱讀、快餐閱讀盛行,現學現用多,沉浸積累少,急學急用多,“無用之用”少。知識的基石如同沙土堆疊,松垮散亂,難堪一用。面對現實問題,觀察視野狹窄,研究手段短缺,知識領域盲視,很難弄明白問題的來路、去向,更別說形成有識見、合邏輯的結論。因為知識供給不足,輸出窘迫,面對很多新生事物、新鮮信息,很多人只好選擇盲從跟風,甚至以訛傳訛,這也是網上最常見不過的風潮。舉個簡單的例子,每年高考期間,很多人的朋友圈里都會有某某考生丟失準考證,請求轉發尋找的“愛心接力”,這樣的戲碼一點都不新鮮,但卻年年上演,且年年“叫座”,令人嘆息。再比如,媒體發布了某個醫學研究進展的新聞,公眾中常常有人簡單化理解、“一廂情愿”式相信,繼而一哄而起喧囂鬧騰等等。

        在面對一些百科全書式的大咖時,我們都會產生高山仰止的膜拜之情。看他們身姿靈動地出入各個知識領域,旁征博引,信手拈來,飛花摘葉,皆可傷人。這樣的“知識自由”實在是酷斃。美國社會學家安德魯·阿伯特稱這種表達輸出時的“知識自由”為聯想式致知,游刃有余地形成聯想,將事物彼此關聯,牽一發而動全身。我們要追求的也是這樣的一種理想狀態。這“自由”來自銜泥筑巢、點滴見功的學習累積,來自廣采博收、融會貫通的心智訓練,還來自摒棄功利、繞道而行,涉獵“無用之用”的用心。

        “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曄。”種樹深植其根,必然枝葉峻茂、碩果累累;燃燭加滿膏油,燈光就會非常明亮。讀書也是如此,少一些功利,多一些累積,少一些“急就章”,多一點“水磨功”,少一些“寬帶閱讀”,多一點“青燈黃卷”,打下深厚廣博的知識基礎,建構屬于自己的知識“雅筑”,這是通往“知識自由”的唯一路徑。

        作者簡介:

        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現供職于揚州大學。


        責任編輯:進展

        揚州網新聞熱線:0514-87863284 揚州網廣告熱線:0514-82931211

        相關閱讀:

        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為“揚州網”或“揚州日報”、“揚州晚報”各類新聞﹑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以便寄奉稿酬。

        黄色视频直播网址